王杰:如果再有一次选择,我打死也不做歌手

来源:诚利千代   时间: 2012-08-14    点击次数: 2424

广州演唱会海报

  独家专访

  ●“我不否认我已经到了一个瓶颈,伸不出头来。我已经写到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东西,因为人生的经历基本上该照顾的地方我都照顾到了,唯一剩下没有照顾到的东西就是两只眼睛一下子闭上的那一天。”

  ●“如果你很不幸运地选择了当歌手,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:一是虚伪狡猾,一是诚实坦白。”

  ●“我做人就是喜欢走路有风,走路没有风的人还不如不活在这个世上。”  

  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

  “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,知道我写的歌你不再听之后,我想了很多借口给自己一个解脱……”2009年,王杰跟英皇解约后,给伤痕累累的自己写了一首歌,叫《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》。三年沉寂后,王杰签了北京的一家新公司,并拉开包括广州站和深圳站在内、主题为“王者归来,风云再起”的全国巡回个唱。门票的疯卖终于回答了他:其实,你没有过气,你的歌还有人听。

  但,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巡演了。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独家专访时,50岁的王杰说,他将退出幕前。对于过去的风风雨雨,他只说,如果真的可以选择,当初不会当歌手。

  “我每天都会祷告,希望我700多万的粉丝可以来一下下”

  9月8日在广州天河体育场,9月22在深圳湾体育场,同样考验人气的大场,同样供不应求的门票。王杰在微博说:“个唱日子越来越近了,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了,压力也越来越大了。”为什么紧张?王杰向羊城晚报记者透露了这次个唱的安排,绝不仅仅是“老歌拼盘”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的唱片总销量是8700万张,想过自己会唱这么多年吗?

  王杰:其实最初踏入歌坛是很偶然的,当时只是照我喜欢的方式去唱,结果大家也能接受。这二三十年来,我为音乐付出了很多心力,音乐也在不知不觉中占领了我整个人和心思。现在音乐不能说完全是一个事业,更多的是它在支配我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有那么多专辑、那么多歌,这次会怎么选歌?

  王杰:我一共有好像六七百首歌曲。我可以很骄傲地说,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出的唱片比我多。你说,这么多歌让我去选,真的是蛮头疼的一件事情。这好像稍稍有点骄傲,但确实很火爆的歌蛮多的。我想,基本上我会主唱国语歌,广东歌也会唱几首。

  羊城晚报:除了唱歌,这次演唱会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带给大家?

  王杰:其实我一直很喜欢玩音效,我希望这次能够设计一些跟低频有关的东西,就是有点像地震,大家坐在椅子上会震。当然我也明白一件事情,就是不能太过火,因为低频确实可以把一个人弹开,可以把玻璃震碎,还有我也担心有些人心脏负荷不了,可能当中会小玩那么一下下,试试看。我会请到最好的音控师、最好的乐队,用最好的音响喇叭,我比较重视这个。这次的演唱会,希望大家能够来捧捧场,听的时候可以尽可能地放开,就像参加一个PARTY一样。

  羊城晚报:这么多年来,你几乎没怎么停过开唱,为什么还会紧张呢?

  王杰:其实我是一个蛮害羞的人,人多的时候我还是会紧张,不自在。尤其站在舞台上的时候,我还是会带那么一点点的羞怯。这一次当我决定再次举办演唱会的时候,刚开始还是很担心会不会有观众买票来看,帮我撑个场面。我每天都会祷告,希望我700多万的粉丝可以来一下下,希望场地可以爆满。后来我看到粉丝们的回应与热情,真的蛮感动的,我希望能以最好的状态、最完美的声音去回报爱我的歌迷。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,但是你们来听王杰唱歌一定会感动,因为我不是在唱我自己,我是在唱你们,所以你们可以带着你们的男朋友、女朋友、老婆或者爸爸妈妈一起来听我的演唱会,当作是一个回忆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的哮喘病好点了吗?担心会影响演唱会的效果吗?

  王杰:嗯,一直都有看医生,遵照医生的叮嘱喝中药调理,平时也会锻炼身体,我上台之前都会保证自己是一个好状态。我的歌很难唱,所以我平时的保养非常彻底。

  “没有花,这刹那被破坏吗?无野火都会温暖吗?无烟花一起庆祝好吗?若爱恋,仿似戏剧那样假,如布景一切都美化,连相拥都参照主角吗?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不浪漫罪名》

  “歌手在最后要对歌迷有一个交代,要走也要走得漂亮”

  今年5月,王杰突然通过微博宣布新签约了一个北京的经纪公司———北京诚利千代娱乐传媒公司,流浪三年的“浪子”终于有了“家”。但,这是开始,也是结束,因为王杰已经决定在完成一次巡演和一张专辑之后,便退出幕前。

  羊城晚报:我们都知道其实你一直没停过写歌,什么时候出新专辑?

  王杰:希望能在2015年以前完成吧,我的新专辑全部都是我自己作词作曲,现在已经完成大概八九成了吧。

  羊城晚报:在香港、台湾和内地之间,你最终选择了在内地发展,为什么?

  王杰:我认为北京至少让我存在的空间比较大,可以定下心去创作我的最后一张唱片。我希望有一天,能够把内地的一些乐手也培养起来,让他们注重音乐,把音乐当做生命的一个小部分,或者是一个大大的部分。我也希望靠自己这样一个小小单薄的力量,把内地音乐事业的好风气给做起来。

羊城晚报:新东家有什么地方打动了你?

  王杰:我和诚利千代的总经理梁宗豪是认识很多年的好朋友了,之前一直都有合作。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,很值得信赖。我可以专心做完我的最后一张专辑和我的告别巡演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为什么说“最后”和“告别”?

  王杰:我不否认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瓶颈,而这个瓶颈完全没有突破口,我也伸不出头来。我已经写到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东西,因为人生的经历基本上该照顾的地方我都照顾到了,唯一剩下没有照顾到的就是两只眼睛一下子闭上的那一天。最后这张唱片是我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一些经历和我的一些感觉。我的甜酸苦辣,我的笑、我的悲、我的喜、我的哭,我把它们都融合在这张唱片里面。我觉得歌手在最后要对歌迷、给喜欢过他的人一个交代,要走也要走得漂亮。我还是喜欢那句话:我做人就是喜欢走路有风,走路没有风的人还不如不活在这个世上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曾经说很想带徒弟,现在这件事做得怎么样了?

  王杰:我希望在内地找到一个男接班人和一个女接班人,如果被我找到的话,我退出之后会全心全意,把我全部的力量投入到这两个人身上。

  羊城晚报:怎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你的徒弟?

  王杰:我的徒弟必须是有内涵、有修养、非常有个性的人,还要诚恳、老实。我很看重老实这一点,做歌手千万不要去想办法欺骗歌迷,你骗了一次,明天就会编99个理由,你会穿帮,你会被识破的。

  “如果我老了你还会不会爱我,如果我死了,会不会难过,当你长大后,会不会记得我。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如果我老了你还会不会爱我》

  “我想当农夫、渔夫、孤儿院院长,如果能够再有一次选择的话”

  作为华语乐坛曾经的传奇,王杰过去曾先后签约飞碟唱片(后被华纳唱片收购)、波丽佳音和英皇娱乐,创造过辉煌,也跌入过谷底。尤其在英皇时期,以“新人”身份重新到香港打拼的王杰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挫折,甚至一度被传喝酒和嗜赌。这些过去,王杰忘不了却也不愿再多说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曾经说过,在这个娱乐圈很不容易,甚至还被人投毒,导致嗓子坏掉。这是真的吗?

  王杰:几年前真的有一些公司的人会恶劣到在我的饮料里面下毒药,所以后来我的嗓子整个就坏掉了,那几年我的嗓子是哑的,完全出不来声音,中了少量铅毒,至少要治疗三四年以上,才有办法治好。好在我本身是学声乐的,影响不太大。不过没关系,我就是这种人,你越想整垮我,我越是打不死!

  羊城晚报:英皇时期,总有传闻说你嗜酒又赌钱,这些是不是谣言?

  王杰: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,是谣言!

  羊城晚报:或许有人会问,为什么别的歌手不会遇到这些糟糕的事?

  王杰:我还是那句话,我觉得不招人嫉是庸才。你知道吗?我根本没有在乎过这个东西,只是反问大家看过照片、有证据吗?从来没有。我承认了吗?从来没有。香港有些记者真的很厉害,比如他今天问你一个问题:你是不是好酒好赌啊?你还来不及回答,他已经帮你答了。

  羊城晚报:或许正是你的不妥协让你变得不容易。你想过妥协吗?

  王杰:如果你只是诽谤我个人的话,那我会放过你,但如果你诽谤到我的家人,那就说什么都不可以。我王杰敢说这么多直截了当的话,那是因为我真的问心无愧,我从不妥协,我敢讲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后悔过成为一个歌手吗?

  王杰:这个问题问得好。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话,我打死也不要做歌手。我只能说一句话,如果你很不幸运地选择了当歌手,尤其是现在的后生晚辈,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:一个就是虚伪狡猾,一个就是诚实坦白。如果你选诚实坦白,你就要有一个心理准备,你会像王杰这样子,每天被修理———被媒体修理,或者被人家毁谤,你必须要忍受这样子。如果给我选择,你猜我会想干什么?其实我想当农夫,或者渔夫,我还想当一个孤儿院院长。这是真的,如果能够再有一次选择的话。

  “看过冷漠的眼神,爱过一生无缘的人,才知世间人情永远不必问。热血在心中沸腾,却把岁月刻下伤痕,回首天已黄昏,有谁在乎我。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英雄泪》

  “谁知道,也许我的女朋友或者老婆是歌迷也不一定”

  “夜深了,人又失眠了,我站在窗前望去今夜的北京街上……好美……也好孤单。”王杰的微博常常有这样寂寞的独白。他50岁了,经过刻骨铭心的初恋,几段失败的恋情和婚姻,至今儿女都不在身边。写了那么多关于爱情的歌,他却对自己还能再次找到爱情不抱希望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的微博,有时候看了蛮让人心痛的。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很孤单?

  王杰:说实在话,我又不是神,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平凡人,跟你们是一样的,谁不希望自己身边有个人陪着呢,有时候我也会孤独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想停下来吗?过普通人的生活,柴米油盐?

  王杰:做完了我最后想做的音乐,或许我会尝试着让自己停下来。

  羊城晚报:那么多年,被叫“浪子”,你觉得自己是“浪子”吗?

  王杰:“浪子”只是当年公司企宣的定位。其实很多人都理解错了“浪子”这个词的含义,觉得“浪子”是那种“败家子”,或者“花花公子”。我其实是一个不太喜欢封号这种东西的一个人,我情愿大家在马路上看到我的时候,说:“嗨,阿杰!”我就很高兴了,不管我去到多少岁。

  羊城晚报:经历过伤痛的初恋和几段失败的婚姻,你会觉得当初太草率吗?如果重来,还会那样选择吗?

  王杰: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,也不可能重来,既然选择了,就要敢于承受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还相信爱情吗?

  王杰:爱情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奢望了。我这个年纪,虽然不是很老,但我如果现在交女朋友了,是一个麻烦。交一个年纪小的,会很累;年纪跟我差不多的,心理年龄也不一定接近。爱情只能说是一个奢望的想法,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放在我的音乐里面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之前曾有狗仔队拍到过有歌迷在你的工作室帮忙,想过从歌迷中找另一半吗?

  王杰:看缘分吧,谁知道?也许我的女朋友或者老婆是歌迷也不一定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曾说儿女是你永远的痛,现在儿女跟你之间的误会消解了吗?

  王杰:你说像我们做艺人这一行,每天东奔西跑的,很遗憾,没有办法看着他们长大。小孩子基本上都不是我带大的,这也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,后悔的后面还是后悔。而且因为香港的媒体把我写成酗酒好赌的形象,曾经让我的子女对我产生很大的误解,不过这些年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,也渐渐懂得了父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,所以现在我们相处会比之前好很多。

  “你说爱我等于要把我捕捉,实在没法担起这一种爱。在这夜我又再度漂泊,你的痴情请莫继续,请你收起一切相信这晚是结局。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谁明浪子心》


相关推荐

王杰:如果再有一次选择,我打死也不做歌手

来源:诚利千代 时间: 2012-08-14 17:23:00 < 返回

广州演唱会海报

  独家专访

  ●“我不否认我已经到了一个瓶颈,伸不出头来。我已经写到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东西,因为人生的经历基本上该照顾的地方我都照顾到了,唯一剩下没有照顾到的东西就是两只眼睛一下子闭上的那一天。”

  ●“如果你很不幸运地选择了当歌手,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:一是虚伪狡猾,一是诚实坦白。”

  ●“我做人就是喜欢走路有风,走路没有风的人还不如不活在这个世上。”  

  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

  “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,知道我写的歌你不再听之后,我想了很多借口给自己一个解脱……”2009年,王杰跟英皇解约后,给伤痕累累的自己写了一首歌,叫《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》。三年沉寂后,王杰签了北京的一家新公司,并拉开包括广州站和深圳站在内、主题为“王者归来,风云再起”的全国巡回个唱。门票的疯卖终于回答了他:其实,你没有过气,你的歌还有人听。

  但,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巡演了。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独家专访时,50岁的王杰说,他将退出幕前。对于过去的风风雨雨,他只说,如果真的可以选择,当初不会当歌手。

  “我每天都会祷告,希望我700多万的粉丝可以来一下下”

  9月8日在广州天河体育场,9月22在深圳湾体育场,同样考验人气的大场,同样供不应求的门票。王杰在微博说:“个唱日子越来越近了,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了,压力也越来越大了。”为什么紧张?王杰向羊城晚报记者透露了这次个唱的安排,绝不仅仅是“老歌拼盘”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的唱片总销量是8700万张,想过自己会唱这么多年吗?

  王杰:其实最初踏入歌坛是很偶然的,当时只是照我喜欢的方式去唱,结果大家也能接受。这二三十年来,我为音乐付出了很多心力,音乐也在不知不觉中占领了我整个人和心思。现在音乐不能说完全是一个事业,更多的是它在支配我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有那么多专辑、那么多歌,这次会怎么选歌?

  王杰:我一共有好像六七百首歌曲。我可以很骄傲地说,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出的唱片比我多。你说,这么多歌让我去选,真的是蛮头疼的一件事情。这好像稍稍有点骄傲,但确实很火爆的歌蛮多的。我想,基本上我会主唱国语歌,广东歌也会唱几首。

  羊城晚报:除了唱歌,这次演唱会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带给大家?

  王杰:其实我一直很喜欢玩音效,我希望这次能够设计一些跟低频有关的东西,就是有点像地震,大家坐在椅子上会震。当然我也明白一件事情,就是不能太过火,因为低频确实可以把一个人弹开,可以把玻璃震碎,还有我也担心有些人心脏负荷不了,可能当中会小玩那么一下下,试试看。我会请到最好的音控师、最好的乐队,用最好的音响喇叭,我比较重视这个。这次的演唱会,希望大家能够来捧捧场,听的时候可以尽可能地放开,就像参加一个PARTY一样。

  羊城晚报:这么多年来,你几乎没怎么停过开唱,为什么还会紧张呢?

  王杰:其实我是一个蛮害羞的人,人多的时候我还是会紧张,不自在。尤其站在舞台上的时候,我还是会带那么一点点的羞怯。这一次当我决定再次举办演唱会的时候,刚开始还是很担心会不会有观众买票来看,帮我撑个场面。我每天都会祷告,希望我700多万的粉丝可以来一下下,希望场地可以爆满。后来我看到粉丝们的回应与热情,真的蛮感动的,我希望能以最好的状态、最完美的声音去回报爱我的歌迷。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,但是你们来听王杰唱歌一定会感动,因为我不是在唱我自己,我是在唱你们,所以你们可以带着你们的男朋友、女朋友、老婆或者爸爸妈妈一起来听我的演唱会,当作是一个回忆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的哮喘病好点了吗?担心会影响演唱会的效果吗?

  王杰:嗯,一直都有看医生,遵照医生的叮嘱喝中药调理,平时也会锻炼身体,我上台之前都会保证自己是一个好状态。我的歌很难唱,所以我平时的保养非常彻底。

  “没有花,这刹那被破坏吗?无野火都会温暖吗?无烟花一起庆祝好吗?若爱恋,仿似戏剧那样假,如布景一切都美化,连相拥都参照主角吗?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不浪漫罪名》

  “歌手在最后要对歌迷有一个交代,要走也要走得漂亮”

  今年5月,王杰突然通过微博宣布新签约了一个北京的经纪公司———北京诚利千代娱乐传媒公司,流浪三年的“浪子”终于有了“家”。但,这是开始,也是结束,因为王杰已经决定在完成一次巡演和一张专辑之后,便退出幕前。

  羊城晚报:我们都知道其实你一直没停过写歌,什么时候出新专辑?

  王杰:希望能在2015年以前完成吧,我的新专辑全部都是我自己作词作曲,现在已经完成大概八九成了吧。

  羊城晚报:在香港、台湾和内地之间,你最终选择了在内地发展,为什么?

  王杰:我认为北京至少让我存在的空间比较大,可以定下心去创作我的最后一张唱片。我希望有一天,能够把内地的一些乐手也培养起来,让他们注重音乐,把音乐当做生命的一个小部分,或者是一个大大的部分。我也希望靠自己这样一个小小单薄的力量,把内地音乐事业的好风气给做起来。

羊城晚报:新东家有什么地方打动了你?

  王杰:我和诚利千代的总经理梁宗豪是认识很多年的好朋友了,之前一直都有合作。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,很值得信赖。我可以专心做完我的最后一张专辑和我的告别巡演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为什么说“最后”和“告别”?

  王杰:我不否认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瓶颈,而这个瓶颈完全没有突破口,我也伸不出头来。我已经写到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东西,因为人生的经历基本上该照顾的地方我都照顾到了,唯一剩下没有照顾到的就是两只眼睛一下子闭上的那一天。最后这张唱片是我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一些经历和我的一些感觉。我的甜酸苦辣,我的笑、我的悲、我的喜、我的哭,我把它们都融合在这张唱片里面。我觉得歌手在最后要对歌迷、给喜欢过他的人一个交代,要走也要走得漂亮。我还是喜欢那句话:我做人就是喜欢走路有风,走路没有风的人还不如不活在这个世上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曾经说很想带徒弟,现在这件事做得怎么样了?

  王杰:我希望在内地找到一个男接班人和一个女接班人,如果被我找到的话,我退出之后会全心全意,把我全部的力量投入到这两个人身上。

  羊城晚报:怎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你的徒弟?

  王杰:我的徒弟必须是有内涵、有修养、非常有个性的人,还要诚恳、老实。我很看重老实这一点,做歌手千万不要去想办法欺骗歌迷,你骗了一次,明天就会编99个理由,你会穿帮,你会被识破的。

  “如果我老了你还会不会爱我,如果我死了,会不会难过,当你长大后,会不会记得我。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如果我老了你还会不会爱我》

  “我想当农夫、渔夫、孤儿院院长,如果能够再有一次选择的话”

  作为华语乐坛曾经的传奇,王杰过去曾先后签约飞碟唱片(后被华纳唱片收购)、波丽佳音和英皇娱乐,创造过辉煌,也跌入过谷底。尤其在英皇时期,以“新人”身份重新到香港打拼的王杰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挫折,甚至一度被传喝酒和嗜赌。这些过去,王杰忘不了却也不愿再多说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曾经说过,在这个娱乐圈很不容易,甚至还被人投毒,导致嗓子坏掉。这是真的吗?

  王杰:几年前真的有一些公司的人会恶劣到在我的饮料里面下毒药,所以后来我的嗓子整个就坏掉了,那几年我的嗓子是哑的,完全出不来声音,中了少量铅毒,至少要治疗三四年以上,才有办法治好。好在我本身是学声乐的,影响不太大。不过没关系,我就是这种人,你越想整垮我,我越是打不死!

  羊城晚报:英皇时期,总有传闻说你嗜酒又赌钱,这些是不是谣言?

  王杰: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,是谣言!

  羊城晚报:或许有人会问,为什么别的歌手不会遇到这些糟糕的事?

  王杰:我还是那句话,我觉得不招人嫉是庸才。你知道吗?我根本没有在乎过这个东西,只是反问大家看过照片、有证据吗?从来没有。我承认了吗?从来没有。香港有些记者真的很厉害,比如他今天问你一个问题:你是不是好酒好赌啊?你还来不及回答,他已经帮你答了。

  羊城晚报:或许正是你的不妥协让你变得不容易。你想过妥协吗?

  王杰:如果你只是诽谤我个人的话,那我会放过你,但如果你诽谤到我的家人,那就说什么都不可以。我王杰敢说这么多直截了当的话,那是因为我真的问心无愧,我从不妥协,我敢讲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后悔过成为一个歌手吗?

  王杰:这个问题问得好。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话,我打死也不要做歌手。我只能说一句话,如果你很不幸运地选择了当歌手,尤其是现在的后生晚辈,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:一个就是虚伪狡猾,一个就是诚实坦白。如果你选诚实坦白,你就要有一个心理准备,你会像王杰这样子,每天被修理———被媒体修理,或者被人家毁谤,你必须要忍受这样子。如果给我选择,你猜我会想干什么?其实我想当农夫,或者渔夫,我还想当一个孤儿院院长。这是真的,如果能够再有一次选择的话。

  “看过冷漠的眼神,爱过一生无缘的人,才知世间人情永远不必问。热血在心中沸腾,却把岁月刻下伤痕,回首天已黄昏,有谁在乎我。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英雄泪》

  “谁知道,也许我的女朋友或者老婆是歌迷也不一定”

  “夜深了,人又失眠了,我站在窗前望去今夜的北京街上……好美……也好孤单。”王杰的微博常常有这样寂寞的独白。他50岁了,经过刻骨铭心的初恋,几段失败的恋情和婚姻,至今儿女都不在身边。写了那么多关于爱情的歌,他却对自己还能再次找到爱情不抱希望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的微博,有时候看了蛮让人心痛的。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很孤单?

  王杰:说实在话,我又不是神,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平凡人,跟你们是一样的,谁不希望自己身边有个人陪着呢,有时候我也会孤独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想停下来吗?过普通人的生活,柴米油盐?

  王杰:做完了我最后想做的音乐,或许我会尝试着让自己停下来。

  羊城晚报:那么多年,被叫“浪子”,你觉得自己是“浪子”吗?

  王杰:“浪子”只是当年公司企宣的定位。其实很多人都理解错了“浪子”这个词的含义,觉得“浪子”是那种“败家子”,或者“花花公子”。我其实是一个不太喜欢封号这种东西的一个人,我情愿大家在马路上看到我的时候,说:“嗨,阿杰!”我就很高兴了,不管我去到多少岁。

  羊城晚报:经历过伤痛的初恋和几段失败的婚姻,你会觉得当初太草率吗?如果重来,还会那样选择吗?

  王杰: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,也不可能重来,既然选择了,就要敢于承受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还相信爱情吗?

  王杰:爱情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奢望了。我这个年纪,虽然不是很老,但我如果现在交女朋友了,是一个麻烦。交一个年纪小的,会很累;年纪跟我差不多的,心理年龄也不一定接近。爱情只能说是一个奢望的想法,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放在我的音乐里面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之前曾有狗仔队拍到过有歌迷在你的工作室帮忙,想过从歌迷中找另一半吗?

  王杰:看缘分吧,谁知道?也许我的女朋友或者老婆是歌迷也不一定。

  羊城晚报:你曾说儿女是你永远的痛,现在儿女跟你之间的误会消解了吗?

  王杰:你说像我们做艺人这一行,每天东奔西跑的,很遗憾,没有办法看着他们长大。小孩子基本上都不是我带大的,这也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,后悔的后面还是后悔。而且因为香港的媒体把我写成酗酒好赌的形象,曾经让我的子女对我产生很大的误解,不过这些年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,也渐渐懂得了父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,所以现在我们相处会比之前好很多。

  “你说爱我等于要把我捕捉,实在没法担起这一种爱。在这夜我又再度漂泊,你的痴情请莫继续,请你收起一切相信这晚是结局。”

  ———王杰《谁明浪子心》


相关推荐